听书 - 大国戏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二月十日傍晚。

“噹——噹——噹——”

三声错落有序的钟声响起。

贡院外,等候多时的仆人们起身围了过去。

“起开!”

“莫要堵了老爷们的出路。”

领班的衙头扯着粗嗓子高喊几声,满脸的凶神恶煞相,大手一挥,一众衙役横着杀威棒隔开一条出口。

没多一会儿,一道道儒袍身影手提书篓、食盒,自门内缓缓走出,苍白的脸上有笑容也有悲色。

“公子。”

“老爷。”

“——”

各家仆人赶忙上去,接物的接物,搀扶的搀扶。

燕小乙挤在人群里探头张望,见梅长青出门,忙招手道,“九爷,九爷——”见梅长青走出衙役拦出的道口,赶忙带着柱子迎了上去,伸手接过梅长青手里的物事。

柱子没他机灵,两手空空,又瞅见别家仆人都去搀扶“老爷”,也想过去搀自家少爷,奈何他身子过高,搂不能搂,抱不能抱,只得站在原地憨笑着挠了挠头。

梅长青瞅着他那憨样,微笑道,“安了,少爷我自幼习武,没那么娇弱——”

他话还没落下,就听身后响起一道幽幽的话音。

“小叔父能顶得住,小侄却是不行了。”

梅长青扭头,就见沈家仆人一手提着物事,一手吃力的扶着几近虚脱的沈临,疑惑道,“你这是咋了?”

“嗨,此次伦策之题,与小侄早前学过一题相似,心中早有了腹稿,是故答起来有些顺手,昨夜就已答完,当时一高兴就贪了几杯,迷迷糊糊的不知怎么就睡了,忘记了裹大氅,夜里天寒,赶至醒来,小侄就脑袋发热,浑身酸疼无力,估计是受了风寒。”

“额——”

梅长青顿时无语,拍了拍身侧高大的柱子,“去,将沈临挟上马车。”

“好嘞。”

柱子大手一探,挟着沈临的细腰就走。

“唉吆,傻柱子,轻点,快放本公子下来,不雅,不雅,这样太不雅了——”

沈临压着嗓门呼喊,奈何柱子根本不理他,闷着头朝马车走去。

瞧着沈临脚尖离地,还不停挣扎的样子,梅长青捧腹大笑。

——

坐上马车。

梅长青挑帘望了眼人群拥挤的贡院,依旧有些“心有余悸”。

沈临浑身哆嗦着缩在大氅里,一脸幽怨的瞥了眼车辕上的粗壮背影,再看了眼坐在车门口低头不敢跟他对视的自家仆人,心下叹了口气。

接着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忙道,“小乙,打马快些走,别让那疯子逮着了。”

待马车微晃,车轱辘启动,他才又松了口气。

梅长青见他这幅“怂样”,顿时有些好奇,“疯子?究竟是哪家的疯子,竟能让你沈公子如此惧怕?”

听他这么问起,沈临本就幽怨的目光顿时更幽了几分。

“听您问起这个,小侄就来气,明明是小叔父您招的灾,小侄却要受这无妄之苦。”

“我招的灾?”

梅长青指着自己的鼻头,有些不明所以。

“可不是嘛,您还记得那日在丽春楼——”

听着沈临有气无力的娓娓道起,梅长青才知晓他这幅怕见鬼的表情是何缘故。

原来这“鬼”便是那日在丽春楼遇到的“词痴”郑经。

郑经那日碍于武思的颜面,跟着众人匆匆离去,回去后,满脑子都是梅长青之词,有心登门请教,奈何无门而入。金陵想拜访、“讨教”梅长青的学子多了,却没人知道梅长青的所在。

俗话说的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众人寻不着梅长青,却能找到乌衣巷的沈临。

关于梅长青住在文国公府上之事,在梅长青与文成先生的师徒关系暴露之前,沈临是不敢瞎说的。

是以,大多人都被他一句“不太清楚”给推退了,唯有一人让他无可奈何,那就是郑经。

用郑经的话来说,“你是与梅公子交好的大侄子,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所在?怎么可能?你就是在骗我。”

沈临对他是真的无可奈何。

他来府上,你不见?肯定会让乌衣巷众家误以为:如今你沈家的门槛都真么高了?连郑氏公子都进不了你沈家门?

若你见了,你又不能真告诉他梅长青的在哪儿。

推给狄景晖,郑经直接说,狄府他去了,狄景晖被禁足了,见不着。

如此沈临便只能咬着牙受他连日的围追堵截、软磨硬泡,人都快给他整疯了。

一番下来,直听的梅长青“哈哈”大笑。

两人一路闲聊,却对彼此科举之事只字未提。

但从彼此言语表情中大抵也能看的出来,考的都还是不错的。

先送沈临去了乌衣巷,然后梅长青才回的刘府。

科考是大事。

赶梅长青回府,两位嫂子早已准备好了吃食,候在堂中,见他回来,自然免不了要“嘘寒问暖”的过来询问一番。

“青弟考的如何?”

“还好。”

听梅长青这么说,二人也就放下心来。

连日来的苦熬,再加上紧绷的心弦猛然松弛,梅长青早已是身心疲乏。逗了会儿伏在他腿上的“小可爱”,他便早早的回屋睡了。

一觉睡至次日的日上三竿,梅长青才醒来。

柱子正在后院练武,见梅长青出门,连忙放下手中家伙什,憨笑着迎了上来。

“少爷醒了啊!”

“嗯。”

梅长青点了点头,“瑾儿她们呢?”

“在前厅陪廌小少爷玩呢,要小的喊她们过来吗?”

“不用,你去大盆水来,少爷我自己洗洗就好。”

“好嘞。”

柱子很快就端了盆水回来。

梅长青简单的洗漱了下,接过他递来的布子擦了擦脸。

“对了少爷,狄老爷家那位李将军一早就派人过来接走了小乙哥,瑾儿姑娘见您正在熟睡,便没敢叫醒您。”

“哦?李将军接走了小乙?”

梅长青愣了下,便接着笑道,“看来咱小乙挺得李将军欢心嘛!”

柱子挠头“嘿嘿”憨笑,“那是,俺娘说了,小乙哥能跟着少爷,肯定是个有福气的人——”

他与燕小乙同岁,却比燕小乙生辰小一月,再加上燕小乙为人比他成熟许多,常照顾他,安氏也经常叮嘱他多向燕小乙请教。是故,柱子常一口一个“小乙哥”,叫的很亲,也很听燕小乙的话。

“别羡慕他,你不也跟着本少爷嘛。”

柱子顿时有些面红耳赤,傻乐道,“俺不羡慕,娘说了,俺也一样。”

“哈哈——”

梅长青顿时被他逗乐,不禁想起教导柱子的李君羡。

心道,“春闱已经落幕,自己即将步入朝堂,也是时候去拜访下这些“自己人”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