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再遇李恬恬

听书 - 开局修为全靠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众人听到楼下隐约传来了光头修士的争执声,酒楼中有隔绝神识的禁制,因此众人只能下楼看看发生了何事。

韩长命也随众人下楼,这时耳边忽然收到一句传音:“韩兄,这光头修士表面上似乎看你不顺眼,但依据我在番邦学到的原理,此人实际上是对你另有所图。”

韩长命眉头一挑,视线盯住了一个走在他前方的背影,因为传音之人居然是他身前的范亦强。

只是奇怪的是,此人现在的传音讲话很正常,一点也没有带番腔,难道这是他的一种掩饰?

韩长命压下心中的疑惑,向前传音,“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辈修士能够***到结丹期,哪有无缘无故得罪别人的莽夫?只是这‘不顺眼’与‘另有所图’,二者之间能扯得上关系吗?”

“能,韩兄相信我,我这是根据‘阿基米德’原理!”

“阿基米德?这不是研究‘浮力’的吗?什么时候研究人性了?”

韩长命眼中闪过疑惑,他倒是有所耳闻,那是一位来自海外番邦的古修士,此人一生致力于研究从水中提取‘浮力’,试图用来代替灵力进行***。

“韩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总觉这次杀龟行动有些不对劲,若是遇到危险,我们不妨互相照应一下。”

韩长命没有再回音,只是不着痕迹对着前方点了点头,两人离得这么近,身前的范亦强纵然没有回头看,但也能感知到韩长命的细微动作。

众人走到一楼大堂时,却见掌柜老者在挖苦嘲讽那光头修士,只是此刻的光头修士哪里还有酒桌上那目空一切的样子,被掌柜训得如同孙子一般。

看来今日的账若是付不清,他恐怕很难离开这家酒楼。

韩长命见这光头的怂样,当然乐于看戏,但韩长命也知道,此人***特殊,恐怕想要在讥讽别人与被人讥讽中取得修为上面的突破。

对此此人在酒桌上的屡次嘲讽,韩长命其实并没有往心里去,人岂会理会一只狗的狺狺狂吠?而且,这光头修士虽然与自己修为同阶,但韩长命还真没有将此人放在眼里。

此时包括谢篓在内的众修士,眼见掌柜让光头修士付的饭钱如此高昂,众人心中都有些震惊,但谁也没有要帮光头付款的意思,毕竟是这光头修士自己要请客的。

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连此次杀龟行动的发起人谢篓也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样子,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酒楼的大门口早就被店中的几名伙计给拦住,这光头就算逃得出这家酒楼,也是无法逃离地星岛的。

“是谁这么大胆,想在***吃白食的?今日是哪一位提出请客的,马上将他废了修为直接扔给海中喂妖兽。”

一句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只见从楼上走下来一位面带笑容,美艳动人的女修,可是这女修身上隐约散发着元婴强者的威压,让在场之人心惊肉跳,大家早已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不过当韩长命的视线望向这名女修时,眼中忽然瞳孔一缩,他虽然脸色不变,但却有些心虚的样子。

因为这名元婴女修,韩长命不仅认识,而且还揩过她的油,当然韩长命是为了帮助一位名叫陆天峻的男修打抱不平,所以才这样做的。

这女修便是那位潜伏在夏国的名媛李恬恬,想不到她居然会在此地负责这一家酒楼。

李恬恬的目光逐个的扫过众人,她脸上虽然在笑,眼中都是寒意阵阵,令店里的地面都开始结霜,元婴强者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测。

陈文石夫妇以及那对姓宋的筑基期兄妹此刻已经浑身哆嗦不已。

但李恬恬见到韩长命时,她不禁眼中一喜,视线盯住了韩长命。

这让韩长命暗自警觉,总觉得对方有什么图谋,同时他无辜的摊了摊手,表明今日的饭局不关他的事。

李恬恬何等角色,见到包括韩长命在内的众人都想撇清关系,没打算帮那光头修士付钱的样子,于是她看向光头修士,目光更加冰冷了,“是你这***想带头吃白食?给我跪下!”

李恬恬的话语中蕴含着元婴期庞大的威压,这可不是结丹期可以轻易抗衡的。

光头修士的膝盖忽然重逾千斤,额头上豆大的汗滴亦簌簌而落,在勉强挺了几息之后,光头修士终于‘扑通’一声,双膝规地。

“他若付不起钱,按***规矩你们都要连坐。”李恬恬的话让众人一惊,但她随后的话又让众人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在这位韩道友生得仪表不凡的份上,让我看着很有眼缘,今日便算是本酒楼请客了,韩道友留下,其余人等可以滚了。”

对于李恬恬知道韩长命姓韩,众人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她身为元婴期修士神通广大,更是此间酒楼明面上的负责人,想要调查店中客人的名字想必不是一件难事。

只不过‘仪表不凡’这个词让众人心中暗自嘀咕,韩长命一直都是身着普通长衫,相貌也是看着平平无奇,哪儿不凡了?

莫非这个元婴老怪就好这一口?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这时光头修士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去,他不仅没有感激韩长命,反而心中对韩长命非常怨恨。

其余之人既感激又有些同情的看着韩长命,谢篓告诉韩长命三日之后在此岛港口***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他要为此次行动做一些最后的准备。

“韩兄……”

陈文石欲言又止,满脸歉意的看着韩长命,毕竟是他邀请韩长命前来参与行动,结果不仅使得韩长命在酒桌上被光头修士羞辱,现在还被酒楼给扣留下来了,说不定还会遭受这位千娇百媚但是如狼似虎的元婴女修的压榨。

“陈兄不必多说,此事不怪你,三日后我们再见!”

韩长命的话让陈文石的心中松了一口气,心中的负罪感亦减轻了不少。

“天哪,我的老伙计,你该不会成为这名女修的炉……”

“住口。”韩长命打断了范亦强的话。

于是对方只能把到嘴的话给咽了下去,他本来想说韩长命会不会成为这名女修的炉鼎,被对方给采阳补阴的。

范亦强讪讪的笑了笑后,便跟着众人一起离去了。

眼见众人都已散去,李恬恬带着韩长命走到三楼的一个包厢内。

“李前辈别来无恙?”

韩长命进入包厢之后,淡淡的问道。

岂料李恬恬掩口娇笑:“韩兄不要这么忘恩负义呀,张口就是前辈,把人家都给叫老了,你怎么说也是看过且摸过我身子的男人,虽然这样的男人在事后都会被我给***了。”

“……”韩长命忽然两腿不由自主的夹紧,对方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女人。

“你怎么不问我为何会在这儿帮人看管酒楼?”

“我管你为何会在这儿?”韩长命在心中暗暗吐槽,但是嘴上却客气道,“你若想说,自己便会告诉我。”

“唉,我本是东羽国潜伏在夏国之内的暗探总头目,如今我已经身份暴露,我现在只想回东羽国。”

“东羽国?莫非是在东***?”韩长命心中一惊,但脸上却毫无波澜的说道,“以你的修为,暴不暴露没什么区别吧?你若是想隐藏,谁又能抓得到你。”

李恬恬点了点头,然后幽幽一叹:“隔着汪洋大海,我想要回国困难重重,我知道夏冬海一直主张派遣远征军征服东***,掠夺灵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夏军会选择东羽国进行登陆,因为东羽国有着大量的极品灵石矿脉,可以对夏军进行补给。”

韩长命听完后,目光一闪,若有所思,这李恬恬既然肯告诉他这些,说明这些信息如今已经不是秘密了,恐怕夏国早已对东羽国每处极品灵石矿脉的位置都了如指掌。

“你说了这么多,应该不是想跟我叙旧吧,你希望我如何帮助你?我不过是区区结丹期修士而已。”

韩长命知道这李恬恬必定是有求于他,而他也没有因为对方是元婴期而感到畏惧。

李恬恬眼中的喜色越发浓郁,“韩兄果然心思缜密,我最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的,我听说你与夏冬海的一个女儿关系不错,我希望你加入远征军,到时候帮助我进入夏国的航海母舰,现在夏国和东***之间的传送阵早已经全部毁坏,我需要借航海母舰才能回到东羽国。”

“航海母舰?这是什么船?”

“你无需多问,到时候就会知道了,等你加入远征军后,我自然会去找你。”

李恬恬不知是顾忌什么,因此并没有多说。

但韩长命并不介意,自己本来就是要加入远征军,只有去往东***,借助那儿的传送阵,才能传送到位于西***的北方的周国去。

“要我帮你也行,这次等我回到帝丘城的时候,我计划取走夏国的镇海巨剑,你到时候需要帮我引开帝丘城的那些元婴老怪。”

韩长命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仿佛取走镇海巨剑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李恬恬先是大吃一惊,随后笑道:“韩兄你真是狠人,不过我喜欢,话说你跟夏国是有什么深仇大眼吗?连这把夏国的象征之剑都要抢走?”

“这把剑对我有特殊作用,夏冬海已经答应在我取走剑之后不会追究此事,不过他只是答应我不会追究,并没说会帮助我取剑,甚至还可能会阻止我,所以到时候需要你帮忙,你先助我取剑,我再助你混入远征军,我们这算是一场公平交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