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聊斋世界游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当第二遍鸡鸣声响起时,七月份的天色已微微亮了起来,一阵清风吹过,两岸树木沙沙做响,晨雾在穿城而过的清水河面上飘来飘去,似乎下一刻就要散去。

会丰县城东北角临街一家后院内,从卯时就发出的噗噗闷响声停了下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转身走向院角,脱下汗透的青衣,露出一身结实的身板,从井里打出一桶水就从头上浇了下来,一连淋了三桶,这才擦干身子,穿上挂在一旁的蓝袍走进屋内,不一会朗朗读书声就从屋里传了出来。

程元,字子昭,前生是地球上一个普通的打工者,四川人,生于八十年代,父母都是工人,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家吃了两个月闲饭后,受不了父母天天在耳边唠叨,背起几件衣服就投入到滚滚打工大潮中去了。

此后他在***上闲混了几年,学了手电工本事,又托朋友的关系在CD一家酒店当起了电工。工作虽然清闲但钱也不多,一个月只有两千多块,这点微薄的工资使得他二十七八了也没找到个女朋友,平日只能看着街上***流流口水,晚上再对着电脑撸撸管,生活淡而寡。

一天晚上在给酒店房间换电线的时候,不知哪个***把电闸给拉上了,一阵无助抖动之后魂魄就脱离了身体,没进入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反而飘向了茫茫不知名的空间,投生在了大夏王朝扬州府治下申州会丰城内程记布庄家中。

程家一共三口人,父亲陈潮生,三十五岁,是城外杨树村人,十几年前随父母来县城打拼,奋斗了十来年挣下了这座前面临街后面有七八间房的小院,做起了布匹生意。母亲楚氏,今年刚满三十,十四岁时从外乡逃难到了县城,后经人介绍嫁给了程父,一晃就过去了十几个年头。前两年间程潮生父母相继去世,只留下小两口守着这份不大的家业。

在从娘胎出来两个月就有记忆的程元看来,死了一次还能重生的他是快乐的,兴奋的,骄傲的,对于在网上读破千百卷电子书的他来说,穿越这种事情在惊讶了三分钟后就愉快的接受了,虽然还不知道是仙侠类还是历史军事类或又是玄幻类的时代,还在吃奶的程元已定下了远大宏伟的目标:修真的话起码金仙,如果没神仙那就当大官,讨他几十个老婆。假如有武功可以学的话也试试争个天下第一,要不第二也行。***炮***水泥炼钢什么的也在考虑之中,才出生几个月的小脑袋就想了这么多事情那是相当的累,吃奶也就更厉害了,害得陈母不得不请了一个奶妈,两人一起哺***才安抚下他那欲求不满小肚子。

在父母的关爱下,渐渐长大的程元走出家门,转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眼见耳闻之下逐渐了解到了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和地球有些相似的时空,和中国的历史差不多,也有***开天,女娲造人的传说,春秋战国后也是秦朝统一天下后又被汉朝取代,不过到唐朝后就了有改变,没有了宋元明清,而是一个和宋朝或明朝有些相似的朝代,叫大夏王朝。

据史料记载,唐朝灭亡后天下群雄割据共逐其鹿,又有北方草原民族趁火打劫,大肆掠夺人口与资源,数十年下来,弄得神州大地哀鸿遍野赤地千里,所幸天降圣君于世,解救苍生,一张姓豪杰从群雄出脱颖而出,几年时间就击败各路军阀一统中原,又后带领军队北进草原,打得以契丹为主的草原各族溃不成军,远遁万里,数百年不敢再犯中原。天下一统后在万民拥护下荣登大宝,立国号为夏,史称太祖,都城没有选在长安洛阳金陵这等古都,而是定都北京,意谕天子守国门。

大夏朝传国至今已有三百九十余年,国土有一千多万平方公里,天下分为数十个州府,数百州县,人口约七千万户三四亿人。由于地广人稀,大夏朝庞大的版图也只有六七处洲府人烟繁华,多大数人都只在地势优越的中原地区和海运发达的南方还有就是做为京城的北方,其余几处多是崇山峻岭深湖大泽,有山精水怪出没,为夷人土著所居。

王朝中也是儒学治世,乃春秋时期孔圣所创,历经数个朝代,开国后由大儒董思贤发扬光大,继承了汉唐朝时期的那套天人感应的理论又融合孔孟学术,保留下对统治者有利的言论使其发扬光大而被后世人尊为董圣。高祖在位继承前朝传统立儒学为尊,从此儒家大兴。

几百年下来,儒学经过一代代延伸著解,慢慢变成了一套有利于统治阶级禁锢百姓的有效工具,形式越来越死板僵硬,内容空洞无聊透顶。历朝历代的儒学宗师们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仁义思想和君权神授作为核心的***纲领,随着每一代帝王的坚定执行,深深地溶入了每一个百姓的灵魂里,让亿万老百姓都安安份份的活在其中,心里产生不了半点反抗的念头,并且实行科举制,除了世家大族和权贵阶层以外,如果要当官,必须由科举提拔。

王朝学子分为童生,秀才,举人,进士。在童子试中取成绩前两等参者加院试,取其一等二等者于以结业,此时可称为秀才,而这,才是功名的起点,大部分人在到达这个点时人生已过去近半。得了秀才身份就有了一些特权和福利,见官可以不跪,还可以免除自己和配偶的徭役。

成为秀才后才有了乡试的资格,可外出游学,也可在各地所属州府中学院内学习,有资格参加每三年进行一次的乡试,基本上是百取一二,考中之后称之为举人。中了举人后就算是脱离了平民阶层,进入***的士绅阶级,具备了担任底层官员的资格,不过也仅仅是不入流的官员资格而已,一般不太可能进入流内官,但是免了徭役,还可以免五百亩的田税负,所以一旦有人中举,许多人争着上门把家人和田地产业归于其门下,借此逃避各种税务与徭役,而举人也因此可以谋利,这在大夏王朝里也就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一生了。

但秀才举人加起来的一切都比不上进士,除了恩科可以由皇帝随时定以外,大夏朝在每次乡试后于次年三月在京城举行会试,天下间数以千计的学子从各地涌入京城,经历会试殿试去后争取那三百个进士名额。一旦被取中,那真算是平步青云。前十名最高可直接进入八品官列,而余下几百进士最差也可当个九品县令,这可是有正式诏书的流内官,所以说每次等到放榜之日,京城里总要上演一场场榜下捉婿的好戏,不管你是天资出众的少年还是四五十的老头子,也不管你家里有无妻儿,只要榜上有名,各路乡绅豪强就跳将出来,把人抓在手中就吹嘘起自家女儿是多么多么的秀外慧中,人间绝色,嫁妆更是一千贯两千贯的往上涨(大夏朝一贯=一千文铜钱=一两银子,十两银子=一两金子),一旦谈妥,仆从们就扑将上来,把人住马车里一塞,冲出人群绝尘而去,当晚就能拜堂成亲洞房花烛。所以说每到这个时候,京城之中总是重复上演着一幕幕喜从天降、金玉良缘、抛妻弃子的戏码。

几百年下来王朝等级制度越发森严,“士农工商”各个阶层泾渭分明,除了各大世家巨族以外,科举制度已然成为广大寒门子弟摆脱底层身份的唯一途径,朝廷规定科举以“八股文”为格式,全部***必须以四书五经上的内容为主,不得有丝毫逾越,中宗皇帝在位时更是亲笔写下“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劝世文,至此世间学子更是从者如云,千千万万的学子为了出人头地经年累月地捧着书本苦读,由此也产生了一个庞大的群体:读书人!

何为读书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自命清高,不事生产。整日嘴里念叨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穷经皓首地专研着***,幻想着有朝一日金榜题名,一飞冲天,无数人为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部分人也过着清贫的生活,所以世人也多称其为“穷书生、傻书生”,可一旦中得进士,功名富贵那是唾手可得,“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人生际遇立马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除了进士科这条金光大道以外,朝廷还设制了明经科和武举这两种科目,不过比起进士,那待遇是天差地别了。

此外天下各地也有道观庙宇,拜的也是三清佛祖诸天***,许多的寺庙和道观都广有田产,也没有税费,和尚道士们的日子大多过得很滋润。不过这都是由官方管理,要想进得庙宇道观中那也是非常之难,出家都要由朝廷颁发度牒,管理极严,一张度牒要价几十上百贯,一般人几乎买不起,以至天下多有野道野禅。

剩下的“农工商”阶层只是些无权无势的普通人,除了商人和地主凭着钱财能过得好些外,当兵吃粮,进衙门当差也算是底层人为数不多的出路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