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三国之关平当老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建安六年,十月。

南阳郡,新野县。

天上乌云盖日,下着鹅毛大雪,冬风呼啸,凌冽无比的大风犹如刀子一般,能将人的皮肤割出一道道口子。

随着大雪持续落下,大地上盖上了厚厚的白雪。

草木雌伏,待暖风来临再行露头。

无尽的白雪之中,新野城墙巍然而立,城头上挂着“刘”字旌旗,数队士卒立在城墙上守备,尽管被冻的瑟瑟发抖,却仍然强打精神,警惕的观看四周情况。

城门打开,却没有一人进出。

新野小城,城内人口不过数千人。便是加上城外人口,也不过就是一二万而已。平常本就萧条,更别说此刻大雪封路了。

别说城门没人进出了,便是城内街道上也是没人。城中心位置,便是刘家文武***之处了。

左将军府刘备府,汉寿亭侯关羽府,中郎将张飞府,同是中郎将赵云府等等。

新野属南阳郡,南阳郡乃是今汉世祖光武皇帝的家乡,在历代皇帝的偏爱下,南阳乃天下第一大郡,人口数百万。

只是黄巾之乱后,又有袁术割据南阳,之后便是张绣,几番战乱之后,南阳郡已经十室九空。

新野是南阳郡下县城,自然也是萧条。否则刘家文武的宅邸,也不可能这么并排罗列。

汉寿亭府,后宅关平屋子内。

屋内弥漫着药味儿,十岁的关平躺在床上,人事不省。其继母刘氏一脸忧愁,关羽与闻讯前来看望的刘备也是在床边立着。

关平的左手露在被褥外头,一位白发苍苍的医者,正在为其把脉。

这老者是一位老军医,叫吴胜。乃是刘备在汝南的时候,招募随行的。刘备兵败汝南,南下投奔刘表,便也带着着吴胜来了。

“吴先生,我儿情况如何?”关羽摸着长而柔美的胡须,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枣红脸上露出了少许的担心之色。

纵然是铁血战将,无敌将军,终究也是血肉之躯,有心肝儿。惦念儿子,乃是人之常情。

刘备与刘氏也露出了关注之色。

刘备肥头大耳,容貌甚伟,眸光柔和,仿佛有一股子温水在其中流淌,耳垂落下颇有异相,人高马大,双手过膝。

刘氏二十六七的年纪,容貌中上,体态丰腴。

将军难免阵上亡,败军之将如丧家之犬一般。史***载,刘备五失妻子,关羽也换了许多老婆,刘氏是现任,与关羽有一子关兴。

关平并非刘氏所生。

“回禀关将军,小将军他脉搏强而有力,按理说是身强力壮,百病不侵。缘何却是昏迷不醒,实在是咄咄怪事。”

吴胜一手放在关平手腕上,一手摸了摸自己白苍苍的胡须,脸上浮现了奇怪之色。

“这可如何是好?”关羽顿时有些坐不住,丹凤眼也全睁开了。

“老朽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病症,不敢妄断。只能先开安神的药,希望小将军能够转危为安。”

吴胜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道。

这几乎是在说死马当活马医了。关羽与刘氏脸上不免露出了绝望之色,刘备也是戚戚然。

话说他曾今膝下也有儿子,只可惜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了。如今膝下也就两个女儿了。

而关平这件事情,却也是透着奇怪甚至是邪。

却是关平早上醒来之后,忽然发狂。大声嚷嚷,“大耳贼,你不得好死。关羽,你生平最喜欢说人插标卖首,父子二人却卖首去洛阳。张飞,你死的好惨。魏反骨,你死的比张飞还惨。庞送死,你死的最不值。哈哈哈哈,我没疯,我没疯。你们不要按住我,我没疯,我没疯。我不是关平,我不是关平。不对,我是关平,我是关平。哈哈哈。我没疯,我没疯。”

关平一阵疯言疯语,引得府中的下人,老卒全部惊骇,大伙儿一拥而上,却是压不住他。

需知关羽天生神力,万中无一。关平颇有乃父风范,十岁便已经力大无穷,等闲人还真降伏不住他。

幸好关平忽然大叫了一声。

“苍天,我居然穿越了。”然后便人事不省,府中的下人,老卒们,这才小心将关平抬到床上。

刘氏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派人去军中寻关羽过来,另一边又请老军医吴胜过来诊断,刘备闲来无事闻得消息,便也过来看望侄儿。

这才有了此刻一幕。

便在此时,床上的关平忽然睁开了眼睛,顿时引得刘氏,关羽,刘备一阵惊喜,三个头立刻凑了上来。

“平儿,你......你觉得怎么样?”刘氏小心轻柔问道。虽然关平不是她所生,但却也是她一手带大的,素来疼爱,此刻见到关平憔悴的模样,她只觉得心肝儿都在疼。

又忍不住落下泪来。

便是关羽也是面皮抽动,想要强拉下来,却又忍不住露出了心痛之色。

刘备也是看着关平长大的,此刻也是觉得心疼。

关平睁开眼睛后,双眸没有任何焦距,渐渐的有了焦距,他睁开合起了眼睛数次,似乎这才看清楚了。

他抬头看向了刘备,木然道:“刘备,字玄德。”然后又转头看向了关羽,木然道:“关羽,字云长。”

刘备,关羽闻言惊愕了许久。关羽这才反应过来,气得美须髯飞舞不止,握起小拳拳,就想痛扁关平一顿,并喝道:

“你这逆子,如此没大没小。”

“二弟,二弟,莫要冲动,莫要冲动。”刘备也觉得头昏脑涨,差点没昏过去,但毕竟不是自己儿子,便比关羽冷静许多,连忙熊抱住关羽,不让关羽动手。

这侄子如今还在病中,如何能承受住你这铁汉暴打一顿,等他病好再打一顿不迟。

刘备心想。

这一声玄德,可把刘备的鼻子也气歪了。

关羽力大无穷,天生神力,幸好刘备在此,才能阻拦,否则今个儿关平没有病死,也会被关羽揍死。

“神灵庇佑,神灵庇佑,平儿终于醒来了,终于醒来了。”只有刘氏是正常人,她双手合起,举过头顶,嘴上念念有词,喜极而泣。

这便是关平忽然发狂事件。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