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稳定益州

听书 - 三国之关平当老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三国之关平当老大正文卷第三百六十章稳定益州建安十六年四月,成都平。

六月,刘璋麾下大将吴班,严颜,张任,以及参军黄权等人归顺。关平得到消息,当即命张苞,糜威,赵统,马谡为中郎将,以李飞为护军,以周雄为领军,率领幕府大臣南下米仓道。

以阎圃为汉中太守,领郡。

以徐庶为大将,率领王平,丁封南下至白水关,葭萌关收编刘璋人马,刘璋麾下大将杨怀等人,皆解甲,赐田宅以富贵。

徐庶领兵权限扩张至二万余人,王平,丁封各万人,收编人马之后,三将四万余人,往阴平郡,武都郡分别驻守,防备曹军。

此刻马超,韩遂已经战败,但是曹操却退兵了。韩遂退往羌中,意图东山再起。而马超迅速在陇右站稳脚跟,再次兴风作浪。

而东路方面,命张飞,丁奉,廖化等人收编严颜,吴班残部人马恢复兵力。丁奉,廖化率领水军返回荆州,屯油江口,防备孙权。

而张飞屯扎江州,坐镇巴中。

命吴班,严颜回到成都待命。吴班奉命,严颜辞官。关平得知消息之后,派人言辞恳切,请严颜去成都。

且说关平南下之后,便在米仓道上,先与甘宁,魏延的人马汇合,然后收降了张任,黄权的人马。

日头高亮,秋风高爽。

山城城门前,张任,黄权率领各军将军出城迎接关平。众人的面色都是灰败,难掩沮丧。

张任回身望向益州方向,不由落泪,叹道:“如今主公举州而降,我不得不从。但不愿侍奉关氏父子,待交接兵马之后,我便回想种田。”

“哎。”黄权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魏延真是神兵天降,一举定了乾坤。他们这帮人,真的是拦不住关氏父子啊。

黄权也在想着自己出路,他当然也忠诚于刘璋,若刘璋还在,他便不会有半分邪念,但如今刘璋投降,关氏父子势不可挡,黄权便也有些别的心思了。

黄权自负才学不俗,有筹划之能,断然是不会就此偃旗息鼓,归隐山林的。

不久后,一阵人马动静响起。前方山道上,大批人马,上山而来。前部一位小将先入城,接管了山城。不久后,关平才在周雄,李飞的保护下,来到了张任,黄权等人面前。

“我乃杨武将军关平,你等谁是张任,谁是黄权?”关平坐在马上,右手握着马鞭,意气风发。

扫了一眼在场投降文武,笑着问道。

“末将张任。”张任上前一步,拱手行礼道。

“黄权。”黄权对关平拱拱手道。

“常闻刘璋帐下皆是碌碌无为之辈,唯有张任,严颜,吴懿,吴班,黄权等人,为巴蜀俊杰。今日得见二位,实在是幸甚。”

关平大笑了一声,翻身跃下战马,上前与黄权,张任说话。随即,关平下令入城,今天便不走了,在此城中宴饮。

不久后,关平让糜威,赵统,张苞,马谡等人收编了张任留下的兵马,三人兵权扩至万人,命甘宁率领,魏延留下来的兵马回去南郑,也从调拨魏延从成都回到南郑,在南郑就地恢复人马编制,守备汉中。

如此汉中便有魏延,甘宁四万人镇守,而武都,阴平也有四万人镇守,徐庶,丁封,王平为将。

汉中,阴平,武都一线***万人,又扼守险要山路,可保平安。

因为收编人马需要时间,关平便在米仓道上待了一月时间。顺便试图任用黄权,张任。

结果成功聘用了黄权为幕府官吏,但是张任却执意辞官。关平没有放走张任,执意留下了张任。

以白身跟随大军。

至于其余巴蜀将军,则一律赐给财帛,放回家乡做个富家翁。这帮庸才,不要也罢了。

一月后,关平率领李飞,周雄,张苞,糜威,赵统,马谡等人南下阆中。张飞闻得消息,率领轻骑百人,与关平在阆中聚了聚。

叔侄二人吃了一顿酒,张飞便又率兵回去了江州。而关平则是率领大军向西,往绵竹,至雒城,终到达了成都。

目前成都城中,以吴懿,吴班兄弟为首。关平到达成都城北之后,命李飞,糜威接管了城中防御,命赵统,张苞屯兵在外。

在此之前,都是平淡。但是到达成都之后,便有些事情了。

成都城。

这座人口繁茂,繁荣喧嚣。为刘家父子多年据有的城池,经营的老巢。那伟岸的城门楼上,挂上了“关”字旌旗。

吴懿率领城中的文武,愿意来迎接的文武出来迎接关平。而刘璋站在吴懿旁边,脱去官服,只着袍服。

关平策马而至,表明了身份。而吴懿率领众文武对关平行礼,包括刘璋。大多都是持重的人,但也有少数活泼的人不免抬头打量关平。

打量这个成都,益州新的统治者,传闻之中骁勇善战,宽仁待士的明主。

第一个印象是年轻,非常的年轻。

虽说大家都知道关平很年轻,但是真正见到,却还是吃惊,而后感叹,真是少年俊杰。

这天下不乏少年俊杰,古有甘罗,近有孙策,周瑜等人。但是眼前这位仍然是其中翘楚。

十余岁便领兵,年近二十,却已经创下偌大的基业了。

刘璋投降之后,文武就分成了两派。他们出来迎接的,便自然是愿意侍奉关氏父子的。

“或许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也在人群之中打酱油,心中暗道。这我们是指他与张松,孟达三个联盟。

“或许会有些新气象。”张松心中暗道。他是益州本土大族出身,但为人轻浮,与本土人合不来,属于独行派。

他既不忠诚于刘璋,也对关平缺乏忠诚。

但是他对于自己的地位,十分笃定。因为不管事谁做主益州,都需要任用他这类官吏的。

吴懿,吴班兄弟也各有心思,吴懿是一个合格的政客,吴班稍显浪漫,是一位热血战将。

但都是聪明人。

二人都知道,新主人,便会有新气势。

关氏父子不像刘璋,肯定是要做出一番事业的。他们兄弟要保住地位,权势,需得好生效命才是。

却不说这些巴蜀精英如何如何。关平先翻身下马,与刘璋相对。刘璋的面色有些发白,有些站立不稳。

显然很是心虚。

这是极为正常的。自古***之君,日子都不会好过。如今他不过是刀子下的鱼肉而已,生死都在关平的一念之间。

如何不心虚?

关平则对于刘璋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此人庸才,何必杀之?

反而此人坐镇益州,倒也颇得民心,杀掉怕是会引起不满。

关平于是上前握住了刘璋的双手,坦诚说道:“我为汉室起兵,与曹贼为敌。先生汉室宗亲,我必不害先生。先生可保将军官位,往江陵居住。我在江陵准备了大宅,田地,美婢,财帛以招待先生。”

“多谢明将军。”刘璋闻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诚恳以对。

而四周的巴蜀文武,也都释然。刘璋到底是宽厚之主,在文武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地位的。

却说关平当即安排了刘璋,以及刘璋家眷,迁徙往江陵居住。命周雄率兵控制益州刺史府,然后举行饮宴,招待巴蜀文武。

今日不谈正事,只是饮宴。次日一早,关平便开始雷厉风行了起来。

关平自领益州牧,罢免了张松。

关平对于张松颇为不待见的,刘璋待张松不薄,张松却迎接刘备入蜀,然后还说动了***,孟达。

至于***,人品也不太好,但才能出众。与***相比,张松当真是干啥啥不行,卖主第一名。

所以张松落马了,拜拜。

关平以黄权为益州别驾,以伊籍为治中从事,统领益州政务。

以天下名士,却有名无实的名士许靖为杨武将军主簿,以***为参军,对杨武将军幕府进行人事调整。

以吴懿,吴班为将军,各领五千余人,屯兵在成都城外。

安顿好了巴蜀文武,开始统治益州。如此一来,关家的两套系统,便是关羽统帅荆州,湖州。

关平统帅益州,凉州。

不过目前凉州只有一个武都郡在手,需得好生进取才是。

这日,州牧府书房中。关平与新任的益州别驾黄权座谈。别驾乃是州中大官,地位仅次于伯牧。

而关平虽然自领州牧,却仍然是懒散,所以目前州中大小事务,都在黄权的操持之下。

关平因此还听说了一些流言蜚语。

今次召见黄权,便也为了此事。

双方坐好,关平笑看了一眼黄权,此人年纪轻轻,却是蜀中俊杰。比张松之流,强过十倍。

“我听闻最近州中,因为我罢免了张松等人,而任用公衡为别驾,而多有不满之声。说是公衡你年轻资历不足,不能担当大任。所以我找公衡你来,便也想要宽慰几句。却不想公衡却是气定神闲,却是我多虑了。”

关平盘着腿坐着,姿态颇为随意。

“只要将这别驾做好,流言蜚语便也没有了。”黄权很是从容拱手说道。

“好。”关平露出了欣赏之色,他就是欣赏黄权这样的爽快汉子。是啊,只要把益州治理好,流言蜚语便是不攻自破了。

而他相信黄权能做好。

“今次找公衡来此,便也为了将这益州做好。”关平随即缓缓说道:“却是今汉法律宽和,导致公族士大夫多行不法,又用宦官,与士大夫势同水火。于是天下鼎沸,黄巾猖獗。天下分崩离析,所以衰败。而如今刘璋父子治理益州,仍是宽和,造成豪强势大。多不奉法,而将军以为刘璋软弱,所以多是怯懦避战。又益州民风乖戾,多信淫祀,男女嫁娶,葬丧之事十分奢侈,乃至于倾家荡产。公衡,我虽为益州牧,却不理州中之事。你却是需要为我整治这歪风邪气。”

“诺。”黄权轰然应诺,真勇敢能做事的好汉。

而后关平与黄权言语许久,便遣黄权下去了。益州是需要治理的。黄权是优秀的人才,而关平只是提点一下黄权而已。

想法是来自于诸葛亮。

诸葛亮治蜀,法度严明,人怀自励。易老师说,三国之中,蜀汉是最像国家的国家。关平对此是十分赞同的。

刘璋帐下,吴懿等将避战不战,不怕战败,那是因为刘璋无威严,若刘璋用法严明,怒而杀人。

吴懿胆敢避战不成?

历史上在诸葛亮的驾驭下,吴懿却也是好将。这也正是应了那句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使蜀汉能抗衡曹魏,诸葛亮也。

让吴懿变坏为好,骁勇善战,也是诸葛亮也。能尽出蜀汉精兵,而国中人心不忧,诸葛亮也。

诸葛相国,名垂千古。

关平是诸葛亮粉。

如今照猫画虎,让黄权以严法治理益州。待未来时机成熟,必用诸葛亮为丞相。

没错了。

关平已经在考虑建国之事了。正所谓有益州,荆州便可偏安一隅,进可吞并天下。如今益州,荆州落在我的手中,只要不作死,便不会死。

黄权走后,关平召见了严颜,张任。

巴蜀大将稀少,而这二人则是翘楚。乃勇猛敢战,能忠于职位之人。只可惜二人乃是刘璋死忠,虽然迫于刘璋投降,而不得不交接兵马,但却选择解甲归田。

关平却不许,将二人带回了成都。如今,关平便打算说服二人为将。不过关平不打算让二人在益州领兵。

不久后,张任,严颜到达了书房,自称小人,拜见关平。关平抬手称“免礼”,请二人坐下。

然后关平便直言道:“我知二位乃刘氏之死臣,不乐为我父子效命。但二位也是益州人。而益州南蛮,屡次兴兵作乱,残害百姓。现在我虽然平定巴蜀,但是南中四郡郡守表面上归顺,暗地里却极力联络蛮夷,兴兵作乱。今年怕是没办法兴兵讨伐了。但是明年我便要遣大军讨伐南中。二位为益州人,难道不该为益州出力,讨伐蛮夷吗?”

张任,严颜面色一震,对视一眼,便伏拜在地。张任说道:“将军所言甚是。我等益州人,当保卫益州。愿为将军驱使,攻讨南中。”

关平笑之,便当即任命了张任,严颜为校尉,各自领兵五六千人。待明年,便出兵南中,平定南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