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宅的唯一主人

听书 - 手工制作大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淅沥的春雨轻轻地坠落在屋顶上,又在屋檐处汇聚,形成道道可爱的水线。

屋内的一个青年被这雨声吸引住,呆呆地往外凝望着。

这就是雨水的一生么?雨雾凝结为雨滴是为生,继而坠落入地是为死,所以唯有这短短的空中飘摇之时,才算是雨滴的一生么?

良久,陈尘这才低低地叹了口气,把手中的刻刀轻轻放下,又轻轻地将旁边录着他所有创作过程的相机关掉,不敢发出丝毫动静,怕惊扰了这可怜雨滴最后的呐喊声。

粗糙左手扶握着的一段长达60公分左右的“木头”,看向它的眉眼间,尽是怀念哀伤之色。

“木头”上还能依稀看到一个老婆婆的形象,这赫然是一份未完成的木雕作品。

“奶奶,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有没有跟老爷子见面…”他喃喃低语着,语气中的哀伤怀思之情更为浓郁了几分。

……

陈尘如今不过二十二岁,却已经成了这栋老宅的唯一主人。

他的爷爷是老宅最初的主人,可惜却消逝在了越南的丛林中,陈尘的奶奶就只能以一介弱女子的身份,扛起了家中重任。

熬着熬着,终于熬到陈尘的父亲结婚,日子也渐渐的有点起色了,但噩耗却是再度来袭——陈尘的父亲暴病身亡了,在陈尘降生前不久,即将成为一名伟大父亲的这一刻,溘然长逝。

陈尘的母亲受不了年轻守寡的滋味,在孩子刚满一岁的时候就把这个拖油瓶扔给了奶奶,独自一人收拾行李,远走高飞了。

除了每年会通过邮政定期给陈尘汇一点生活费之外,至今仍是杳无音讯。

但陈尘现在一点都不怨她,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她这么做属于人之常情。

更何况之后的每年她都有生活费到帐,那就更加无可厚非了,只是——

以后我还清你这些年来的馈赠,那可不可以,把我们之间这种令人生烦的联系完全断掉呢?

……

而奶奶从那时候起就重拾起了带娃的技能,上山下河,赶集种田,都带着背篓,背篓里就装着没心没肺,整天只会呵呵直乐的小娃娃。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装在背篓里的小娃娃渐渐长大了,背篓装不下了,那就直接背着,背不动了,那就牵着,直到某个离开的日子,她才恍然惊觉,那牵在手心的稚嫩手掌竟是已经如此的成熟了,成熟到足以反过来包住她枯瘦的粗糙手掌了。

陈尘上大学了。

可学业未成的时候,陈尘就收到了奶奶病重的噩耗,那是他大二的第一个学期。

两年过去了,他仍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自己有多么惊惶,匆匆忙忙地跟辅导员请完假后就坐上了当天回家的动车。

直到回家对上奶奶枯瘦脸庞间熠熠生光的眼睛时,他才把空荡荡的心填满,不再让它动荡不安。

握住奶奶的枯瘦手掌,陈尘也才恍然惊觉,这双丑陋至极的干枯手掌怎么会是自己印象中宽厚而又温暖的依赖?

那一个瞬间,眼睛中的酸涩感极为浓烈地爆发出来,没心没肺的小娃娃终于长成了初尝人生苦味的少年。

休学,尽心尽力的陪伴这个伴自己长大的老人度过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然后迎来那个所有人都会迎接到的结果。

这个过程用了一年。

但陈尘极为感谢这上天赐予的年许时光,因为他也曾多次设想过,假如没有这段时间,那又会是什么情况?

他将会按照轨迹继续读书,然后毕业,找到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然后奶奶依旧在老宅里孤独的老去。

最终在某一天,她倒下了,而他会骤得噩耗,匆忙迎接这个他无法接受的结果。

比起如今,差了多少?

尽管如此,在有一年时间准备后,陈尘在奶奶缓缓闭眼的那一刻,依旧是哀恸至极,数个星期后才勉强走了出来。

然后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他做出了一个在外人看来有些疯狂的举动——办理了肄业退学手续。

因为陈尘在陪伴奶奶的这一年中,很突然的,佛了。

而且,他还得到了另一个支撑他做出这个决定的神迹!

……

手中尚显简陋的木雕被摩挲良久后,陈尘这才轻轻地放了下来。

往外一望,他这才发现淅沥小雨已经止住了,只有屋檐处的点点水珠仍在断断续续地延续着这场春雨的生命。

陈尘那明亮双眸中的焦点在某一刻从对准水珠变成了对准他眼前三十公分处的空气。

那处在外人眼中平平无奇的地方此时在他眼中,却是有着不一样的天地。。

“等级:学徒(3065/10000)

自定义任务:木雕人物(0/1)

银币:46762

金币:126”

在奶奶临终前骤然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面板,虽然极为的简陋普通,可却是他能够如此坚定地一条道走到黑的最大凭依。

它无名,但以其功能来看的话,应该大概率会被称为“制作系统”——让宿主制作各种东西的系统。

雕刻,木工,制陶,建筑,甚至书法……种种有关“匠人”“制作”“手艺人”之类的技能都可以在陈尘接触后极快地固化成这个面板上的一小行描述,以及成为这个“学徒”等级后面的经验增长的基石。

更令陈尘安心的是,这个系统并没有强迫他完成什么任务之类的东西。

反倒是要陈尘自己给自己制订任务,然后自觉完成任务,失败也没有惩罚。

而每完成自己制订的一个小任务,这个系统都会根据任务的相关性增加等级经验,银币,金币等等。

银币和金币的存在,就是陈尘能够安心在这农村生活的基础。

银币最基础的功能就是可以取代货币的作用。

也就是说,它可以绕过国家机器,神不知鬼不觉地1:10成为陈尘***中那串数字的一部分。

其次就是可以在系统中兑换物品了,基础的银币所能兑换的,还算是比较常见的物品罢了。

只有更为稀少和珍贵的金币,才是用来兑换系统较为珍贵的物品的。

当然,若是想要换成银币也可以,兑换的比例是1:1000,只不过这个选项实在是下下之选罢了。

不是万不得已,陈尘是连考虑一下都不会的,因为在系统中兑换出来的物品,其价值可不是银币能够换来的。

比如陈尘刚刚还在加工的那件木雕,其原材料就是从系统中兑换出来的。

雷击桃心木,长两米多,直径却有近四十公分,价值6金币,色泽红中带黑。

纹理走势极为的清晰且有质感,还自带安心定神属性,极为珍贵,也是陈尘如今能够驾驭得住的等级最高的材料了。

至于为什么要选桃木?

那是因为在陈尘眼中,奶奶永远都是他的守护神。

所以桃木这种适合雕刻辟邪祝福的木种就是上上之选了,何况系统出品的还是名字带有玄幻属性的雷击桃心木。

木头各方面属性也是极为的优秀,那就更是合适中的合适了。

这个倾注了陈尘近十天时间心血的雕饰,将会是他纪念奶奶的最好礼物。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