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新手村物语 第一章 哥哥与妹妹

听书 - 网游之梦幻法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readntentup2022年7月,下旬。炎夏清晨,千年古都南京依然着一片朦胧的水汽。明媚的阳光在云层的遮盖下,懒洋洋的散发着自己的光芒,跟人一样睡不醒。

太阳公公伸着懒腰,抖擞着jg神,将空气中弥漫的cháo湿渐渐驱散,开始挥洒起了自己那耀眼的光芒。

作为一颗刚刚成年的健康恒星,它有资格对自己的九个小弟耀武扬威。

明媚的阳光下,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而我们的故事,就在南京雨花台的一个叫景虎苑的小区,最靠里的一栋三层的西洋式小别墅里拉开了最初的序幕。

虽然从飞机航拍的俯瞰图看起来,这片动土已经超过二十年的建筑群已经不再年轻。但如果有心人去探测这里地下五十米的图层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小区之中的一栋别墅有着违规建造的超大地下室

当然没人会这么无聊就是了。

现在,在这个地下室里面,一个戴着面具全身武装的人正拿着自己手中的***,“突突”的给自己面前的钢铁构架焊接最后的结构点。

因为他的专注,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的***后面竖起了一块两个巴掌大小的显示屏。显示屏中那个穿着淡黄sè连衣裙梳着双长马尾,漂亮的好像电脑制作的3d人物的小姑娘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那张随着自哼的小曲不断晃动的***,眼中闪过几行数据流,放弃了实验自己前几天学自一个勉强上千集的倭国动漫的技能的想法。

好像叫,奥义千年杀来着

最后,女孩断掉了蒙面男手中焊***的电源,没有了电力支持的焊***瞬间萎了下来。蒙面男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疑惑的看了一眼焊***的***头,随即扭头去检查焊***的电线是不是被自己踩断了。

“哥哥,这里有一份沁月给你的录音。”另一块显示屏从他面前的地板下升了起来,摆在了他的面前。显示屏中,双马尾的女孩叉着腰,颇有气势的说道。

随即,另一种迥异于刚刚双马尾女孩的声带发出的声音从显示屏侧边的音响里流了出来。

“哥,上来吃饭了今天的面包片上面我裹了两层鸡蛋哦,你不来我就全给吃了。”柔婉的语调之中,透着点点调皮的意味,让人心中暖洋洋的一片。

“额,这就该吃饭了么”蒙面男摘掉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清秀却略显消瘦的脸。

淡淡的黑眼圈。

“准确的说,现在是七点四十七分,沁月在一分钟前刚刚将早饭做好。”屏幕中的女孩用毫无起伏的语气陈述道。

“好吧,两个小时啊,毫无进展。”拍了拍面前的这个奇形怪状的正圆金属框架,他苦笑着,走向了旁边的电梯。

不听妹妹的话,是要被唠叨的。

主角的名字叫楚扉月,在相继经过了始皇岛光明里小学、戴河新希望小学、běijg八一中学、běijg第四中学连续十二年的战火洗礼之后,现在是一名磐石大学信息工程学院的准大学僧。

作为一个孤儿,从小一直跟妹妹相依为命的楚扉月感觉压力好像不是太大。虽然在孤儿院的那段ri子不怎么愉快是肯定的,但幸运的是自己跟妹妹在还很小的时候就被爷爷nǎǎi收养,算是早早脱离了苦海。

爷爷是退休的工程师,nǎǎi是退休的演员,两个人的和蔼温暖了两颗在孤儿院受到不公平待遇而封闭起来的心灵。现在想一下,那段ri子还真是

时间如水一去不复返的淡淡忧伤啊。

爷爷是退休的工程师,nǎǎi是退休的演员。现在回想一下,爷爷原先应该是军中的某个研究所的科研员才对。记得当时时常会有穿着各sè帅气军装的青年中年来拜访,全都被老爷子赐茶一杯然后大鸡毛掸子挥舞着赶了出去。

楚扉月的手工技术,就是那个时候跟着爷爷学的。相对应的,妹妹则因为在音乐方面的异常天分,被一直因没有成为音乐家而心感遗憾的nǎǎi悉心教导。

音乐天分完全为零的楚扉月,只能跟着爷爷去学他那宗师级的工程学

好吧,事实上,爷爷必然是军方的研究人员,而且级别应该很高。要不然,谁能在家里的地下室摆上满满一墙壁的各种***支呢不过遗憾的是爷爷对于***的研究热情已经减退,所以楚扉月只能每天看着墙上那各种各样的钢管流口水,却搞不懂那些大杀器到底该怎么用。

前略,天国的爷爷啊,你为什么不晚几年再从地jg工程学转到侏儒工程学呢jg密仪器什么的,完全没有艺术的爆炸来的***啊。

咳咳,这样的念头只能在心中转一下,要是被妹妹知道了肯定不会被放过的。

跟着爷爷的那几年,楚扉月也算是自学成才,从最开始的矿石收音机开始,一步步的成为了爷爷的助手一般的存在。可惜好景不长,爷爷nǎǎi在他们上初中的时候去世了,只留下了一本残缺了半边的***本。

值得庆幸,亲戚抢遗产这种狗血的剧情并没有落在他们的身上,因为爷爷nǎǎi除了他们,根本没有还活着的亲戚了。

不过拒绝了那些很和善的叔叔阿姨收养的建议之后,生活的重担便压在了楚扉月的肩膀上。

嗯,或者说是楚扉月和妹妹楚沁月两个人那还没成年的肩膀上。

楚扉月和楚沁月,好像又回到了孤儿院那段相互依靠的时候。没有经济来源,依靠着爷爷nǎǎi留下来的遗产,能撑多久呢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不过这个严肃的问题却被楚扉月很不严肃的解决了。哦不,应该是甲龙国际的胖子老板很不严肃的替他解决了。

只是一个可拆订书器的专利而已,竟然换来了一份“甲龙集团生活工具改造实验室”外围研究员的工作和十万的研究经费,钱胖子还有钱胖子你小舅子,都是本世纪最可爱的人。

而且就算是楚扉月跟běijg那边的朋友彻底决裂,远走千里的现在,甲龙国际依然没有断掉和他的合同。这份情谊,可是比他交的朋友实诚多了。

面对甲龙国际的国士之礼,楚扉月这边的研究就显得有些惭愧了。为了沁月晕车的毛病而研究的无燃料动能机,已经三年多了,一点进展都没有呢。

妹妹啊

作为了有着十分出sè的妹妹的哥哥,楚扉月感觉自己任重而道远。这丫头在咖啡馆做***演奏挣的钱比他多啊有木有很丢面子啊有木有让他这顶梁柱怎么混啊有木有

相似的容貌下却隐藏着完全不同的潜力。音乐细胞全无,料理技能残废的楚扉月就连学习都总是很稳定的差着这丫头三分。每次看到妹妹在厨房梦幻般的技艺,联想起这些他就总是感觉自己好像是个废柴一样。

一个完美的妹妹让洒家亚历山大啊

如今想来,他的努力,何尝不是一种不想被妹妹超过的渴望在支持呢作为一家的顶梁之柱,怎么能接受自己不如自己羽翼庇护下的女孩这样的现实呢努力,只为挺起胸膛,微笑着张开翅膀支撑起一片只属于她的温暖。

674,677。虽然高考裸分依然是楚扉月三分惜败,但除去两个人都有的全国大奖加分,他依然比妹妹多了一项10分的特殊加分,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同考中赢过了妹妹。

在升降台上脱下了防护服,换上了一身家具常服的楚扉月回到了地面之上,这个曾经属于爷爷的儿子,现在挂名在“楚扉月”名下的别墅里。

一股带着甜腻腻的香气飘散在屋子里,吊足了人的胃口。循着这股充满着幸福的味道,就算只用鼻子思考楚扉月也知道自己现在该去什么地方了。

洗手间

饭前要洗手啊,要不然妹妹不让上桌的。

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带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楚扉月走进了餐厅。

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妹妹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玉sè,竖着筷子嘟着嘴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盘子里金灿灿的面包片。

她今年刚刚十八岁,正是最美的年岁。一米六六的身高并不算是很高,但她jg致的五官却仿佛经过了世界***设计师设计过的一样,既淡雅又显出了几分的妩媚,一头乌黑中带着淡淡的蓝紫sè的发丝略显凌乱的垂在白皙圆润的肩膀上,秀美的瓜子脸,脸颊上淡淡的绯红,修长的眼睫毛下那双灵动而又活泼的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爱极了,小巧的鼻子下面,她的嘴唇轻轻的抿着,显然对哥哥又大清早的就钻进地下室而感到到十分的不满。

“早上好。”

“早上好,哥哥。”妹妹眯着眼睛,还是决定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瞬间被治愈的感觉

新书啊求捧场。

不要吐槽洒家换马甲的事实,那个id是真的,请相信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