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一江辽水向西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故事发生在1934年的夏天,东北重镇——营川。

这一年的夏天,营川天气十分反常,连着下了好多天大雨,见不到阳光。辽河码头上很多船只都抛了锚等待雨停,“扛扛”(营川码头工人称呼)们也都百无聊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嚼着花生米喝着烧酒,躲在屋檐下避雨。

阴雨让一向热闹紧邻营川码头的西大街也冷清起来,兴茂福徐掌柜的心情和天气一样的阴晦,见屋里伙计凑在一起谈笑,便大声斥责起来:“你们还有闲心在这说笑,都出去到仓库看看,有没有漏雨的地方。”伙计们心里晓得徐掌柜是心情不好,拿他们撒气,也就不再吱声,披上斗篷,走出门去。

其实仓库里已经没有多少货品了,徐掌柜清楚,伙计们也清楚,见伙计都出了门,徐掌柜也叹了一口长气。打前年满洲国成立,被誉为“关外上海”的营川经济每况日下,十里洋场的西大街也成了明日黄花,失去了往日的荣光。一年前,盛行营川七十余年的银炉业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金融业的崩溃,唇亡齿寒,营川西大街的商人们也都忧心忡忡起来。

“爹,你怎么又发火了。”徐掌柜转过身来,只见一个大大眼睛面目娟秀的女子从内堂走了出来。

女子名叫徐晓蕾,是徐掌柜的小女。徐掌柜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去北平读书,后来投笔从戎,投身北伐,汀泗桥战役战死沙场;二儿子徐成在兴茂福油坊帮他打理生意,现在营川生意不好做,去了盛京开家兴茂福分店;四十多岁的时候才有了小女儿。老来得女,徐掌柜对徐晓蕾格外关爱,早年便送她去私塾读书,成年后又送她到盛京读了高中。若不是连年战乱,定是要在盛京读完大学。徐晓蕾回到营川,提亲者便络绎不绝,西大街的人都知道徐掌柜的小女不仅是个才女,还是个俊俏姑娘。可徐掌柜心里清楚,女儿晓蕾面似柔弱,骨子里却是倔强之人,她若是不情愿之事,谁也勉强不了。

徐掌柜更知女儿的心思,打小晓蕾就喜欢宝和堂少东家耿直。耿直比晓蕾大四五岁,五年前去哈尔滨读书,之后再没回营川,为此晓蕾还伤心了很久。这次晓蕾从盛京读书归来,知道日思夜想的耿直哥也回到营川,而且并未婚娶,还做了宝和堂的二掌柜,晓蕾别提有多高兴,隔三差五的便跑到宝和堂去看她的耿直哥。可不知为何,耿直心里似乎有些芥蒂,见她不很热情,还常常回避着她。

徐掌柜见晓蕾拿着雨伞,便知她要出门。问道:“晓蕾,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世道不太平,兵荒马乱的,一个大姑娘家出去做什么?”

“爹,晓蕾不走远,就去隔壁宝和堂转转。下了好几天的雨,在家都憋死了。”徐晓蕾捋了捋额头的散发,对徐掌柜说道。

“你这个丫头,定是找耿直去了。果然是女生外向,女大不中留了。找时间爹爹和耿老太爷聚聚,把你和耿直的婚事定了,你们两个从小交好,年龄都不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徐掌柜笑着说道。

“爹爹,晓蕾可不想嫁人,还想多陪爹爹几年呢。晓蕾就在隔壁宝和堂,去去就回。”说着,徐晓蕾撑起雨伞,走出商铺。

宝和堂是西大街远近闻名的老字号药堂,到耿直这一辈,已经是***传人了。小时候,耿直特别淘气,不喜欢学医,经常让耿老太爷大发雷霆。还好,耿直年龄大了,也越来越懂事起来,除了医学药理,自幼还练了一身好武艺,十五六岁的时候,在西大街就少有对手了。耿老太爷也是开明之人,耿直十***岁时候,便把他送到哈尔滨读中学,之后又读了大学。耿老太爷本以为耿直到了大城市,不会再回营川了,可耿老太爷没想到的是,耿直毕业不久,便回到营川,还一门心思在宝和堂做起了二掌柜。

连续几日的阴雨,一向干燥清爽的宝和堂也有了些潮气。药铺最忌潮湿,生怕药材发霉,失去药效。耿直带着几个伙计在库房倒腾着药材,忙的不可开交。晓蕾推开宝和堂的铺门,宝和堂大厅的伙计见是兴茂福大小姐,连忙奔向库房,向耿直禀报。耿直听到晓蕾过来了,连忙拍了拍身上的药沫,整了整衣衫,离开库房走向前厅。

“晓蕾,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怎么还过来了。”耿直见到坐在前厅的晓蕾说道。

“耿直哥,你还说我。我从盛京回来,来宝和堂找你五六回了,你却从没到我家来找过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徐晓蕾撅着小嘴说道。

“晓蕾,我也才从哈尔滨回来不久,还在熟识宝和堂的事务,事无巨细,真的没时间。过些时日,药房事务熟络了,定会去你家找你。”耿直见晓蕾微怒,连忙说道。

宝和堂与兴茂福两家商铺一间之隔,两家也是世代交好,耿直和徐晓蕾更是青梅竹马,两家人早有心思将二人撮合。只是耿直去哈尔滨求学,一去就是五年。本以为天各一方,耿直和晓蕾二人是有缘无分,却未想五年之后又重逢于故里,当是天随人愿。晓蕾心有此意,耿直却似乎有些芥蒂,不愿谈及婚嫁,让晓蕾有些心烦意乱。

听到耿直言语诚恳,心下当是愉悦,连忙说道:“耿直哥,有你这句话就好。晓蕾也知道你忙,有什么事晓蕾能帮上忙的,让晓蕾也为你分分忧。”听到这话,耿直细细打量了眼前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妹妹,确实已经长成了大姑娘,不仅漂亮而且懂事。若不是自己身负重任,时刻有性命之忧,得妻若此,又夫复何求呢?

“少爷,出大事了!”一声大叫,打断了耿直的思绪。宝和堂伙计二胖全身被雨淋透,推开铺门兴冲冲地跑进了前厅,气喘吁吁地喊道。

“有什么大事,这么大惊小怪的?”耿直略有不悦地问道。“少爷,龙,龙,辽河对岸苇塘有龙掉下来了!”二胖结结巴巴地说道。

“乱讲,我中华虽是祥龙之地,可谁又见过真龙?”耿直看着二胖说道。

“少爷,真的是真龙,半晌前辽河对岸传来异声,对岸苇场工人巡声过去,一看吓了一跳,赫然躺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庞大动物,和画上的龙十分相像。现在不少人顶着大雨,到对岸看龙去了。”二胖绘声绘色地描述道。

耿直见二胖一脸真诚,却不像有假。一旁晓蕾站了起来,对耿直说道:“耿直哥,现在雨太大了,无需急于一时。等明日雨住了,乘我家的渡船过河更为稳妥。”

耿直觉得晓蕾言之有理,说道:“也好,晓蕾,明早***找你,你我一起过河看看到底是不是龙。”

“好的,耿直哥,我回去准备一下,明早见。”说着,晓蕾转身推开铺门,撑起雨伞,步入雨中。耿直望着雨中晓蕾婀娜的背影,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油然而生,久久不能平复。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